蒲辅周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编辑   日期:2015-2-15   


    蒲辅周治学严谨。他认为,治学严谨与否,不仅是科学态度问题,而且是重要的方法问题。他自己订立了三条:其一,好读书,必求甚解。其二,谨授课,必有准备。其三,慎临证,必不粗疏。

    他的学生回忆,蒲老对病情详察体认,辨证胆大心细。一次重证乙型脑炎会诊讨论中,在座同道分析:高热灼手,胸腹痞满,已三日不大便,脉沉数,苔黄腻,可下之。他力排众议,指出虽有痞满而不坚,脉非沉实而两尺滑,苔非老黄而见厚腻,不待下,大便将自行。正当认真剖析,意见渐趋一致时,护士来报,溏粪已下。同座莫不叹服。并称赞他认证之真确,完全由于治医的严谨,分辨细微处,一症一脉从不轻易放过。这种高度负责的作风,值得学习和发扬。
    蒲辅周强调读书要有自己的头脑,决不可看河间只知清火,看东垣则万病皆属脾胃,看丹溪则徒事养阴,看子和唯知攻下,要取各家之长而为己用。陈鼎祺曾撰文讲述,某干部得脑炎,高热昏迷,属温病范畴,用安宫牛黄丸、至宝丹等热退而昏迷加重,北京诸名医坚持用牛黄、至宝等大凉之药,惟蒲师一人要停用凉药,建议用附子救治,使患者很快清醒。诸医不解其意,请教蒲师,蒲师答:此病人素体阳虚,平时有吃附子、羊肉的习惯,今虽患温病,但过用寒凉,在高热退后肢凉、脉沉、舌已无红绛,病邪已出营血,阳虚又现,所以非附子不能救其逆而回其阳也。
    蒲辅周曾说过:“我在青年时期,只要一有空就看书,行医之暇也抓紧阅读,晚上读书至深夜,几十年都是这样。以前买书哪里有现在这样容易,只好向别人借,如期归还,丝毫不敢失信,失信就难再借了。有一次听说别人有一部《皇汉医学》,书主珍藏,周折再三才借到手,约期一月归还。于是,白天诊病,晚上读书,每晚读到四更。到期虽未读完,亦只好如期归还,而人也瘦得脱形。稍作间隔,又厚颜再借。”对于好书,在买不到的情况下,他就动手抄录,日积月累,盈箱盈筐,字迹工整、清晰,一丝不苟。
    蒲辅周七旬以后,仍然是起床洗漱后,喝上几口茶,稍微休息一下就开始看书。上班后只要稍有空闲也是手不释卷。在他八十高龄、身体明显衰老的情况下,只要精神稍好一点,就把书拿上手了。家里除了组织上发的学习资料外,全部都是医书,从没看见其他书籍。其子曾因此问过蒲老,蒲老说:“学业贵专,人的精力有限,我的智力也仅中人而已。如果忽而学这,忽而看那,分散精力,终竟一事无成。”是以几十年来,他对琴棋书画这些雅好,从不一顾。平生嗜于医,专于医而精于医。



通讯地址:江苏省南京市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联系电话:+86(25)85811321 传真:+86(25)85811321
Copyright © 2014 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省中医药博物馆 网址:http://museum.njucm.edu.cn
建议采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