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扎布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编辑   日期:2015-3-21   

    上世纪20年代的镶黄旗,水草丰美的“皇家牧场”。牧马人策格米德和妻子阿拉坦格日乐曾经有过12个孩子,但除了大儿子宝日夫和小儿子苏荣扎布外,其他都相继夭折。幼小的苏荣扎布在广袤的大草原上无忧无虑尽情放牧玩耍。他喜欢和小朋友们一起在草原上采摘沙葱和野韭菜,让母亲给包香喷喷的包子,也喜欢闻父亲身上散发着的混杂了烟草和野草的苦涩香味。但这一切终止于他7岁那年。
    父亲突然患上重病,服药也毫无疗效,最终撒手人寰,年仅51岁。家庭从此失去了顶梁柱,母子3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而更让这个家庭遭受无尽痛苦的是,苏荣扎布16岁的哥哥被抓去当兵,不到一年在兵营里染天花病而死。
    但更大的不幸接踵而至。苏荣扎布14岁那年,母亲和与他们相依为命的舅舅得了传染病卧病不起,高烧、气喘,全身无力。苏荣扎布含着眼泪疾行十几里去请当地名医救治,但疯狂的传染病最终还是夺去了他们的生命。短短7年,苏荣扎布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挚爱,成为一名孤儿,而此时的他,也不幸感染了传染病。
    当母亲还在弥留之际,一位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他就是曾经和母亲打官司分财产的伯父贡布老人。他惦念着亲情,不惧传染病的威胁,来到苏荣扎布家的毡包照顾他的母亲。苏荣扎布母亲过世后,贡布老人带着被传染病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苏荣扎布,到宏海山下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窝棚,从1943年3月至7月开始了4个月的隔离生活。贡布老人在窝棚外的青草地上用3块石头架起锅,每天担水、捡柴火、拾牛粪,为苏荣扎布熬药、做饭、熬茶,悉心照料他。而他们每天的食物,则是由苏荣扎布姨姨家的孩子放在离窝棚较远的一块石头上。苏荣扎布渐渐苏醒了,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贡布老人在苍翠欲滴的草地上为他熬药的情景。“贡布老人跪坐在炉灶前吹火时候被烟熏红眼睛的样子总是浮现在我眼前。”如今,苏荣扎布说起恩人来依然不能忘怀。4个月后,苏荣扎布的病慢慢痊愈了,但贡布老人却不幸感染了传染病,于当年7月离开了人世。
    恩人离去后,苏荣扎布来到姨母家继续调养身体。生活的磨难让这个少年过早懂事,母亲临终遗言始终在他耳边回荡:“我的儿子,你要念好书,将来当喇嘛,学医。”此刻的苏荣扎布下定决心,走进医学知识的大门。
    解放前,只有出家当喇嘛才能在寺庙里学医术和文化,寺庙是传统的培养蒙医人才的地方,近代著名蒙医学家也多出自寺庙里的蒙医学校。直到解放后,蒙医教育才逐步从传统师承方式向正规学历教育过渡,高等学府成为培养现代化蒙医人才的摇篮。而苏荣扎布,就是这一历史过程的亲历者和重要的参与者。
    病愈后不久,姨夫将苏荣扎布送到当地的宝日策吉寺庙。他先后拜拉木扎布和巴瓦两位医生为师,学习蒙文、藏文,攻读蒙医理论和临床基础知识。在6年时间里,他从蒙医《四部医典》开始学,攻读了《甘露四部》、《通瓦嘎吉德》等医经药典,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每年夏季、秋末和冬初,老师总是带着苏荣扎布等小徒弟们上山采草药,让他们实地分辨这些草药,教给他们药草究竟是根、茎还是花、果能入药,不同季节采集,会有怎样不同的疗效。在老师的讲授下,苏荣扎布知道了许多司空见惯的青草原来是能治疗疾病的良药,还学会了如何将药材炮制成便于人们食用的药物。他总是同老师一起徒步十几里路到牧民家去行医,或独自替老师为患者们送药。
    巴瓦老师对自己严格要求,虽身为老师却依然不忘刻苦学习,对徒弟们更是努力传授知识,背不出医书的徒弟们没少受责罚,就连学习一向认真的苏荣扎布也不例外。但这位严厉的老师生活十分节俭,心地善良仁慈,虽然自己并不富裕,却乐于帮助别人,行医时遇到生活特别困难的人家,还会让徒弟们为他们送去米面肉食。老师优秀的品行成为苏荣扎布日后几十年行医的榜样。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给草原和苏荣扎布的生活都带来深远的影响。几年时间里,已开始在苏木内独自行医的苏荣扎布多次参加了由盟、旗卫生部门组织的短期培训班,并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鼠疫防疫培训班。这些培训班为分散行医的蒙医们传授现代西医学知识以及梅毒等常见病的专业防治知识。从来只接触、学习过蒙医学的苏荣扎布,如同打开了另一扇窗,更加向往外面的世界,萌生了到明安太仆寺旗医院工作的念头。当苏荣扎布忐忑不安地将要走的事情告诉巴瓦老师时,老师积极鼓励他奔向广阔的社会大舞台。临走前的一晚,巴瓦老师一夜没合眼,把近百种药物拿出来,每一种都给苏荣扎布装了一皮袋,又送给他一些蒙医书籍和药方,告诫他:继续攻读蒙医学理论书籍,做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老师还对苏荣扎布说,医生是将他人从死亡线上拽回来的人,这是医生永远的使命,对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一定要像对待自己亲兄弟一样。60多年来,苏荣扎布始终将老师的教诲铭记在心。
    苏荣扎布来到明安太仆寺旗医院后,扎实的理论功底、高超的医术很快就在当地声名鹊起。直到1957年春天,苏荣扎布被派到呼和浩特参加蒙医进修培训,他的人生从此又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开办此次培训班的目的除了要为全面系统发展蒙医药事业培养人才外,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为即将成立的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学系选拔教师。苏荣扎布对此一无所知,一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意外地被选拔进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学系做教师。
    蒙医药学教育从寺庙走进高校,孤儿苏荣扎布也从一名在寺庙里学习医术的小学徒,成长为新中国一名光荣的大学教师。
    1958年,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学系首次招蒙医班,班里共有58名学生。苏荣扎布不到30岁,却成为这个班的首任班主任,全面负责班里学生的学习、生活和政治思想工作,还讲授《蒙医诊断学》课程。上苏荣扎布的课,学生们感觉很轻松,因为苏老师总是能将生涩的医学术语和原理讲得十分生动、有趣,他还使用标准的蒙语讲课,听来毫不费力。
    蒙医传统的教学方法是带徒弟,以《四部医典》等为主要教科书,蒙医诊断学过去曾在《四部医典》、《探究纲要》等蒙医经典著作中提到过,但并不系统规范,苏荣扎布在教学之初遇到没有教科书的困难。这个时期,苏荣扎布和其他老师一起,翻阅大小医学典籍,并结合各自的临床经验,编写了蒙医学最初的正规教材,如《蒙医诊断学》、《蒙医温病学》、《蒙医治疗原则与方法》等。
    但随后席卷全国的政治运动开始了,苏荣扎布也同其他一些教师一样受到冲击迫害。但对蒙医教育事业执着的他没有消沉,没有放弃。白天没有时间和机会,他就利用晚上躲在家里偷偷编写教材,对《蒙医诊断学》等教材进行修改和完善。1972年,系领导又将编写《蒙医内科学》教材的重任交给了苏荣扎布。内科病是蒙医诊疗的主要病种之一,诊疗方法复杂多样,编写任务十分繁重。他翻阅了大量书籍,走访许多名蒙医和专家,夜以继日投入到编撰工作中,初稿完成后又修改了三四次,还送到锡林郭勒盟著名的蒙医劳瑞家进行了3个月的修改。这部蒙医教育历史上第一部《蒙医内科学》教材,在1980年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科学技术成果二等奖。
    改革开放后,蒙医教育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春天。1985年,在苏荣扎布的组织领导下,第一套包括25门学科的蒙医药高等院校系统、标准化教材开始编撰。100多位教授参与了编写这套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系统的蒙医教科书,苏荣扎布担任教科书编审委员会的总编辑。这套蒙医药教材结束了蒙医高等教育教材内容不统一的历史,同时也为蒙医药高等教育事业填补了一项空白,对诊断标准的统一化,临床教育的规范化,人才培养的正规化起到巨大推动作用。此外,苏荣扎布还组织编写了《蒙医学治疗原则和方法学》、《蒙医名家集成》、《蒙古学百科全书?医学卷》等著作。多年来,由他担任主编、副主编,编纂了少则几十万字、多则上千万字的论著10多部,他亲自撰写的就有300多万字。他从事蒙医教学工作期间,培养出大批蒙医药学人才,不少人已经成为自治区、乃至整个蒙医药学界的知名专家。




通讯地址:江苏省南京市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联系电话:+86(25)85811321 传真:+86(25)85811321
Copyright © 2014 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省中医药博物馆 网址:http://museum.njucm.edu.cn
建议采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